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据报道,由于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面临卸任的压力,这看起来像是WeWork与SoftBank之间的生命之战

据报道,由于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面临卸任的压力,这看起来像是WeWork与SoftBank之间的生命之战

发布时间:2019/09/24 新闻 浏览次数:79

 

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最新报告,WeWork的七人董事会的某些成员,包括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,正计划向诺伊曼施压,要求其辞职,而成为我们的非执行董事长。该媒体表示,此举“将使他留在他成为该国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的公司中,但注入新的领导力来进行首次公开​​募股,这将为我们带来保持其快速发展所需的现金“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和彭博社报道,软银特别希望诺伊曼辞职。 WeWork和SoftBank均未公开发表评论。

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发展,我们在Uber董事会成功迫使联合创始人兼长期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放弃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就看到了这种发展。不过,我们还是提醒您不要过于接近比较。如果领导Kalanick被赶下台的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损失数十亿美元,如果Kalanick拖累Uber并继续进行首次公开​​募股,Benchmark不会因为Uber的投资而陷入困境。

软银似乎处在更艰难的境地,这使得这一僵局成为特别有意义的。

不过,让我们先备份一分钟,然后考虑谁参与进来以及这可能以何种方式进行。几天前,《商业内幕》(Business Insider)整理了有关WeWork董事会成员的有用备忘单,这可能暗示了他们的忠诚。

1.)罗纳德·费舍尔(Ronald Fisher)是软银集团的副董事长,他在创立软银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后成立了软银资本(SoftBank Capital),去年加入了软银董事会。他负责监管114股A股,每一股都拥有一票。显然,他将支持软银。

2.)健身工作室连锁公司Flywheel Sports的董事长Lewis Frankfort担任WeWork董事会成员已有大约五年时间,BI表示WeWork曾经借给他630万美元,他于今年早些时候还清了利息。我们必须认为他会出于忠诚而坚持诺依曼。同时,除非他有权阻止公司采取重大行动(除非一些股东获得了这些阻止权;有些则没有),否则他不会发挥太大的权力。他所知道的:他控制着200万股股票和750,000股股份其中有B类股份,每个股份有10票。

3.)Benchmark由风投公司的创始合伙人Bruce Dunlevie于2012年首次支持WeWork。 Benchmark拥有3260万股A类股票,而且看似可能会走任何一条路。一方面,Benchmark不想在卡兰尼克惨案后驱逐创始人而树立声誉,而且如果它支持软银公司超过Neumann,则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。另一方面,Benchmark如果认为自己具有持久力或担心(突然)让Neumann积累了过多的控制权,则可能不想与SoftBank竞争。

4.)私人股本公司罗纳集团(RhôneGroup)的联合创始人史蒂文·朗曼(Steven Langman)与诺伊曼(Neumann)有着悠久的往来,他从协会中受益匪浅。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 4月的报道,朗曼早些时候通过共享拉比结识了诺伊曼,并于2012年加入董事会。他还投资了该公司(根据一份债券文件,他拥有228万股)。 Langman担任公司薪酬委员会及其继任委员会的成员。他还与We合作经营房地产投资工具,该公司购买和开发建筑物,然后再将其出租给共同工作的公司,尽管这引起了利益冲突问题。我们猜想他是诺伊曼队的成员。

5.)马克·史瓦兹(Mark Schwartz)是高盛(Goldman Sachs)的前高管,今年初卸任软银董事会成员,但仍在WeWork董事会任职。他离开软银董事会的原因在这里可能有也可能没有。根据信息,他仍然是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的红颜知己。

6.)赵若翰是弘毅投资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弘毅投资于2017年与软银和WeWork合作创建了一个名为WeWork China的独立实体,弘毅随后向该子公司注入了更多资金。我们不确定赵先生与软银的距离有多近,但是如果软银将Hony引入WeWork,我们猜测他将在这家日本企业集团的支持下。弘毅不拥有WeWork母公司5%或以上的股份,因此其股份未公开上市。

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·弗雷(Frances Frei)也在大约一分钟前加入,为WeWork的全男性董事会增加了迫切需要的性别多样性。弗莱(Frei)的名字最初是在她受雇帮助解决Uber受虐文化时被广泛认可的,所以大概她与Benchmark有联系。我们猜想她会支持Dunlevie,这意味着我们不知道她会支持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诺伊曼(Neumann)比这六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强大得多。 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即使该公司最近修改了诺伊曼的投票权,赋予他20倍于普通股东的投票权,现在给了他10倍,他仍然可以解雇整个董事会。

自然地,诺伊曼(Neumann)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。诺伊曼(Neumann)已经在与日益增长的公众观念作斗争,公众对公众公司CEO的负面看法包括抽烟很多,而且他可能有妄想。 (《华尔街日报》上周的一篇报道说,诺伊曼喜欢与朋友一起吸烟并空降大麻。它还说,诺伊曼已经向不同的人透露了他成为以色列总理和世界总统的兴趣。)

话虽如此,软银的信誉度也在快速下降。尽管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(Son)一直被视为有远见卓识的人士,但我们已经谈到了越来越多的消息来源,以质疑其整个愿景基金运作的可行性。他们认为,WeWork在私人市场上的估值一路飙升,从200亿美元到最近的470亿美元-这几乎是软银的一手做事-仅是一连串代价高昂的低价电话之一。

的确,尽管软银已经向WeWork投入了大约100亿美元,但与Son所遭受的声誉打击相比,如果WeWork分崩离析,它将蒙受的财务损失将是微不足道的,而且您可以肯定会产生连锁反应。

我们的怀疑:鉴于Vision基金在过去几年中对创业行业的影响,对于WeWork所发生的事情,所能承受的冲击远远超过了预期。敬请关注。

姓 名:
邮箱
留 言: